2万可买人才购房资格?买一套新房“净赚上百万”?内幕曝光

2万可买人才购房资格?买一套新房“净赚上百万”?内幕曝光!多部门已出手.。.

这两年为了吸引人才,全国多地都实行了很多优惠政策。其中人才优先购房,更是多地吸引人才落户的一项重要政策。 然而前不久,有媒体记者在江苏南京调查发现,不少房产中介机构通过不正当的手段,帮助不符合条件的购房者伪造“人才身份”,从中牟取利益。

江苏南京:中介称可代办“人才购房资格” 办成再付款

中介:你在某些方面不符合要求,我们手里刚好有这种资源,帮你对接包装一下,让你符合要求,你办好你们的事,我们赚取我们的佣金,就这么简单。 在南京江宁大学城附近的这家代办中介,其中一名负责人向媒体记者提供一份合同,上面显示花2万元就可以代办“人才购房资格”。他还向记者表示,从2020年起,他们就开展了这项“业务”,办成的很多,可以申请批下来再付款。

中介:那个月是开了七八个,基本上虽然没有七八个那么火,但是一个月两三个是有的。

记者在一些二手交易网站发现,也有不少中介明目张胆地打出代办“人才购房资格”的广告。在南京浦口区另一家地产中介,员工也声称,可带记者到政务大厅现场办理,资质到手后付款。中介:到时候我们带你去办,然后开出人才购房证明。 记者:到哪里办啊?中介:到政务中心,江北的或者奥体中心的都行。记者:直接现场办就行了?中介:对,我带着你去办。

调查中,不少购房者向记者表示,受楼市调控政策影响,南京主城区不少地段的新房和周边二手房存在严重的“价格倒挂”。如果能买到一套新房,就意味着“净赚上百万”。而持有“人才购房资格”,买到的概率大得多。

南京工业大学教授 南京市房地产学会会长 吴翔华:满足一定条件就可以拿到人才优先购房的证明,参与优先摇号,人才优先摇号之后是无房户摇号,无房户摇号之后才是普通购房者摇号,人才如果没有摇到号,他还可以跟后面普通购房者在一起进行摇号,所以人才其实有两次机会来进行摇号。

中介称获得“人才购房资格”有两种方式:挂靠高新企业、代考高级技师

记者了解到,2020年,南京从新推出的商品房源中拿出30%,优先保障人才购买。然而,这项优惠政策,却被一些不法中介和炒房者视为商机。他们是如何钻空子的?又该怎么堵上这个漏洞?

据介绍,中介帮助购房者获得“人才购房资格”,主要有两种途径:45周岁以下的,帮助其挂靠三类符合规定的企业,并交满一年以上的社保;三类企业包括规模以上企业、高新技术企业、新型研发机构。记者在南京人才安居网查询发现,已注册的人才安居企业单位达3000家左右。而45周岁以上的,还可以代考取得高级技师证书,在资质认定上等同于博士学位。

南京工业大学教授 南京市房地产学会会长 吴翔华:比如,帮助获得高级技能人才的证明,中介就不一定跟某些企业,可能跟某些专门进行这种资格考试的一些机构相合作,你来我这考试,然后获得某种专业高级技能的证明,你也算是人才,也可以获得购房资格。

这种虚构人才身份的方式,扰乱了市场交易秩序,也与出台“人才优先购房政策”的初衷背道而驰。不过专家表示,也不能因此全盘否定人才购房政策,需要给政策一定时间做进一步调整。

南京工业大学教授 南京市房地产学会会长 吴翔华:我觉得人才政策要想完善,还要隔一段时间对它进行后评估,通过这样的政策,究竟吸引了多少,我们城市所需要的不同级别的人才,比如高端人才吸引了多少,中端、低端人才吸引了多少,这样才能对政策及时进行调整和修正,以达到吸引人才、留住人才的目的。

实际上,近期多个城市已经在调整人才购房、落户购房的政策。广州4月2日出台政策,将人才购房限售时间从2年延长至3年。4月21日,广州又再次调整,将人才购房的社保时限由半年延长到一年,并且不得补缴。杭州上月也出台规定,高层次人才家庭落户5年才能买二套房,这是当地针对人才购房进行的第三轮调整。南京在1月份也作出过调整,将此前1个月的社保或个税缴纳时限延长至硕士半年、本科一年。 专家建议,在不断完善政策、堵住漏洞的同时,应当多措并举吸纳人才。

江苏省社科院区域现代化研究院副院长 研究员 丁宏:人才购房或者落户政策,只是其中很小的一个方面,我觉得一个地方吸引人才,最主要就是靠这个城市整个的文化、环境、产业,这个才是最根本的,如果没有一个好的产业,能够给人才提供非常好的创业、就业的岗位,再好的购房政策、落户政策,都不可能真正把人才吸引过来。目前,针对媒体反映的问题,南京市住房保障和房产局、人才安居办正会同公安、人社等多个部门展开调查核实工作,将严厉打击弄虚作假行为。同时,将有针对性地加强政策研究,充分利用大数据等技术手段,做到防微杜渐。

堵牢漏洞 调控才能见实效

近年来,一些城市出台的房地产调控措施,收到了一定成效。但类似代持、代缴、假结婚等“钻空子”炒房的现象还是层出不穷。这些手段看似高明,其实发现破绽并不难。 织牢落实房地产管理调控措施之网,就是要在薄弱环节下功夫。不能挂在嘴上、写在墙上,而要体现在行动和力度上。需要完善管理调控措施,加强住房限购限贷政策执行过程中的监督,探索搭建跨部门调控大数据平台,真正实现堵住政策“漏洞”,杜绝“钻空子”行为。